男子被指杀人焚尸后无罪释放:死者家属为他请律师,怀疑警方找人顶罪

毛洪福回忆,他被警方带走时,以为只是做笔录,但很快自己的心理防线就被击垮。据多家媒体报道,警方曾用电风扇对着他吹,用黑色口袋罩着他。惊吓过度的毛洪福“认罪”了,他靠电视剧里面的情节陈述了“杀人”的经过。

此文由封面新闻独家授权腾讯平台,第三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毛洪福

封面新闻记者 田之路 陈彦霏 吴枫 忻晓松 摄影报道

毛洪福,四川省双流人,曾被指控“杀死”最好的朋友郑剑飞。

10年前的案发现场,郑剑飞身中数十刀,侧身躺在床边,只穿了一条短裤,脸被棉被烧成的灰遮住,倒在独居的小阁楼中。

10年后的12月,成都。连续一周多阴天,不见阳光的天日阴霾昏沉,30岁的毛洪福在等待天气放晴。

10年的时间,毛洪福从福建福州归来已不是少年。

2009年,他因涉嫌杀死郑剑飞后焚尸被羁押,一等三年后,才得以无罪释放。而他最好的朋友郑剑飞的遗体,却至今仍停尸殡仪馆中。

如今,毛洪福作为曾经被指控的“凶手”,每天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:到底谁杀死了他当年唯一的朋友?当年起诉书里,详细描述了毛洪福”杀人“的情节;释放后,他每年都会祭奠当年的好友,我希望警方能还我清白,让他瞑目。”

2009年福州案发现场

最好的朋友

毛洪福去福州的那年,在一家汽车美容店干了几个月洗车工,就摊上了大事儿,蒙上了“杀人凶手”的头衔。

他“杀死”了当年最好的朋友,一个生命永远停在18岁的少年。

刚到福州,人生地不熟,毛洪福感到格外孤独,从没出过远门的他,在当地也没有任何亲友。20岁的毛洪福和同在洗车店打工的少年郑剑飞关系好了起来,“我们年龄差不多大,他妈妈也是四川人,算是半个老乡。”

2009年初,毛洪福过了离家后的第一个年,也是在郑剑飞家里。“他邀请我去他家过年,说我反正一个人。”

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回忆,他第一次见到毛洪福,正是在2009年的新年。“我儿子和毛洪福是大年30那天晚上一起回来的,在我们家玩了3、4天。”贺定容说。

在大年30晚上,毛洪福还曾经带郑剑飞的弟弟出去玩和买吃的,起初贺定容还有些不放心,但之后的几天发现毛洪福人不错,和儿子关系也很好。“我们家本来是不喝酒的,儿子带毛洪福回来的那天晚上,我去买了两瓶啤酒酒,他俩还在那里干杯。”贺定容回忆。

尽管在外人眼里,有人觉得郑剑飞有些“霸道”和“跋扈”,毛洪福认为只是他年轻不懂事而已。他把郑剑飞当做在福州最好的朋友,却没想到朋友惨死后,他要在审讯的时候一字一句描述出“杀死”朋友的细节,这让他自己也感到匪夷所思。

一切来得太突然,直到现在每每有人问起毛洪福这件事,他说的最多的还是那句,“不至于啊。”他不知道谁要杀郑剑飞,也觉得他再怎么霸道也罪不至死,这个问题思考的频率,比思考自己为什么供述杀人还多。

我真的是懵了,吓到了,才说杀了他,情节都是电视里面看到编的。”毛洪福皱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眉毛,沉默了许久,将手里的烟头把玩了好一会儿。

和母亲的说法一样,毛洪福称自己在家连鱼都不敢杀,怎么可能杀人,更何况是自己的好朋友。

2009年福州案发现场

和毛洪福同样感到疑惑的,还有郑剑飞的家人。郑剑飞的母亲贺定容回忆,当时他们从老家赶到现场时,大概7点半,看完现场后,10点曾见到毛洪福。“我见毛洪福在一旁看,就去问他儿子究竟怎么了,毛洪福很自然回答‘不知道’。”在场其他家属都曾观察到,毛洪福身上尤其手里手面一点伤口也没有,不像是曾经和人搏斗的样子。

事发的那天,毛洪福被一阵敲门声惊醒,看到楼下围了好多人,也听说了隔壁郑剑飞住的那栋楼半夜着火了。他没有直接上楼找郑剑飞,“老板叫我们去一个摩托车修理店帮忙,我想都没想那么多就去了,完全没朝哪方面想也没多问。”

毛洪福更没想到,他的好朋友此时已经离开了他,死因是被锐器刺中背部导致双侧血气胸引起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,再被人焚尸。

得知郑剑飞的死讯后,毛洪福感到很难过,这种难过中更多地夹杂了一些懵:他没见过什么世面,也不解为何有人会如此残忍得杀害郑剑飞。他感到害怕和孤独,在外地唯一的好友死了,而且不明不白,惨不忍睹。

此后的事情,由不得毛洪福多为好友的死悲伤,因为他自己也被卷入了这个案子。2009年4月19日这天,福州警方将他拘留。

最后悔的决定

2009年到2019年的这十年,毛洪福失去了两位重要的人:一个是被他“杀死”的朋友郑剑飞,一个是他的父亲。

这天,毛洪福在成都天府新区正兴镇的一座小山丘上抽着烟,燃尽到烟头的位置才掐断。直到把烟头里的丝一点点剥离开来,终于开口。“那年离家出走,是我最后悔的决定。”

这些天,他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,但面对记者时仍然少言少语,没有表现出极大的倾诉愿望。

毛洪福和他母亲

他每天和母亲在一家菜市周围卖水果,收入还不错,每个月能挣万把块钱。“如果不是那件事,我应该已经娶妻生子。”释放后的几年里,他相亲了十多个女孩,都因为他“没车没房”拒绝了交往。甚至还没等他告诉她们,比起车子房子,他遭遇到的波折更为让人望而却步。

胡玉英担心,女方知道毛洪福曾被指控是杀人凶手,就更结不了婚了。她一次次向他人说,“他是冤枉的啊,他连鱼都不敢杀,咋会杀人嘛?”

胡玉英第一次这么说,是在10年前。2009年5月15日,当郑剑飞的家属通过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的《起诉意见书》了解到毛洪福成为犯罪嫌疑人时,他们再也坐不住了。

据郑剑飞的五叔回忆,他很快定了飞成都的飞机,下飞机后,他用了2小时找到毛洪福父母所住村庄,见面表明来意后直接问:“你儿子杀人了,你相信是你儿子杀的吗?”“不相信,我儿子在家里连鸡都不敢杀。”胡玉英回答。

郑剑飞的五叔便让胡玉英写信给毛洪福,告诉儿子不是自己犯的罪不要认。把信拿回成都后,郑家家属还花了10000元为当时身为犯罪嫌疑人的毛洪福请了律师。2009年6月16日,律师在看守所会见毛洪福,根据现场谈话笔录,毛洪福承认是自己杀人焚尸,并无他人指使,并在最后表示“现在很后悔、很害怕”。

“如果我不给我老汉儿吵架赌气,不离家出走,肯定就没现在这些事了。”毛洪福的确后悔,当年的一个决定,几乎毁了他的上半生。

10多年前,毛洪福还不到20岁,只有小学学历的他四处打工。干过洗车、装砖窑等活路,工作不稳定,但都没有离家太远,都在成都周边。一天,他和父亲发生了争吵,年轻气盛的他气不过,打算离家出走。

这次出走,他去了福州,当了一家汽车洗车店的洗车工。他万万没想到,再次见到父母已经是三年多后,他无罪释放的那天了。

从看守所出来后,毛洪福坐火车到了成都,又坐公交车到了双流汽车站。他已经认不得父母的模样,只等母亲呼唤他的名字,一家人才抱头痛哭起来。

那年和他吵架的父亲,也没能和毛洪福多相处几年,父亲因癌症于今年上半年离世。“当年不给他吵架赌气就好了,哎……”

2009年福州案发现场

后知后觉的“死缓”

毛洪福回忆,他被警方带走时,以为只是做笔录,但很快自己的心理防线就被击垮。“我是真的被吓到了,就只有说杀了人,杀了人……”据多家媒体报道,警方在录口供时,曾用电风扇对着他吹,用黑色口袋罩着他,他被吓懵了才认了罪。对此,毛洪福回应有一些“手段”让他感到害怕,“拿口袋套在脑壳上,还有风扇对着扇,还有水淋啊,多冷的天肯定受不了啊 。”

惊吓过度的毛洪福“认罪”了,他靠电视剧里面的情节陈述了“杀人”的经过,讲述如何“杀死”自己好友让毛洪福感到很崩溃。

他是无知的,他觉得之所以自己会被这样对待,是因为“他们想找个替罪羊。”

“替罪羊”的说法与郑剑飞亲属一致,但毛洪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口中的“他们”是谁,郑剑飞的亲属却认定,是有人贿赂了毛洪福当“替罪羊”。毛洪福认为,所谓的替罪羊是替真凶顶罪,但并没有被贿赂一说。

郑剑飞的亲属则表示,曾听郑剑飞说起过“白粉很贵”,怀疑他的死与毒品有关。亲属认为是洗车店涉足毒品案才将郑剑飞灭口,并买通毛洪福当替罪羊,包庇真凶。

毛洪福称,他并不清楚郑剑飞背着自己做什么事,郑剑飞与洗车店老板的关系也看不出什么异样,“他们交流都用方言我听不懂,就算有什么也不会让我知道啊。”

郑剑飞家属提供的律师会见“谈话笔录”

根据郑剑飞家属提供的律师会见“谈话笔录”,毛洪福曾对律师承认,在案发后,老板叫他不要乱说,并让他把衣服行李收拾一下,去老板兄弟的摩托车修理店避一避。他在那等到晚上,老板大哥做警察的人叫他去鼓楼公安做笔录,他刚开始不承认,后来承认了。

毛洪福“认罪”之后,并不知道承认杀人意味着什么,他只知道可以暂时规避审讯时遭遇的恐惧。他对法律一无所知,甚至在一审判决他死缓的时候,他连上诉的意愿都没表达出来。“我读书少,当时连死缓是什么都不知道,都是后来和律师接触多了才晓得是怎么回事。”

他回忆,知道什么是“死缓”的时候,他后怕了好久,“没想到认罪的后果是这样,人都可能没了。”

2009年福州案发现场

没有结果的结果

十年生死两茫茫。

郑剑飞的生命在一夜之间被夺去,至今躺在殡仪馆里,永远18岁。

毛洪福的30岁千疮百孔,有着来自他瘦小身躯最坚实的呐喊。“人都死了十来年了,案子没有进展,没有抓到真凶?!“

2012年,福州市人民检察院的《不起诉决定书》显示,一审判决后,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(受害人的母亲)不服,提出上诉。案件刑事部分判决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,抗诉,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报送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核,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案件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于2010年11月2日将案件发回重审。随后检察院撤诉,毛洪福被无罪释放。

回到成都后的毛洪福,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。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每天都待在家不想出门。“怕被别人说是杀人犯,也在想到底谁是真凶。”因为压抑的情感,毛洪福变得更少言少语,他每天都会回忆在福州的经历,但却不知道该找谁。他也觉得自己无辜,一个“好人”遭遇了这样的事,挺委屈的,就这样算了吗?

他曾向父亲提起过,是不是自己被关押可以申请国家赔偿,父亲劝他,“算了,人能出来好好的,就什么都好,不要再去整那些事了。”

前几年,毛洪福家拆迁后赔了一些钱,无奈,父亲患上了癌症,花了家里10多万元的积蓄。毛洪福回来后在小区当保安,一个月挣2000多,全家人的生活勉强维生。父亲上半年走后,毛洪福决定要多挣些钱,“家里只剩我和我妈了,我还没成家,不多挣钱怎么办嘛。”

最近他又开始想“追凶”的事情,他总觉得一天不找到凶手,自己一天也不释然,但他自己有什么办法呢?

他只是一个每天会准时去菜市卖水果的30岁男人,连无故被关三年能否申请赔偿也不得而知。毛洪福听取了媒体的做法,在笔记本上,写着这么一句话:“我没有杀害郑剑飞,我经常梦到郑剑飞,我希望福建警方能找到真凶,彻底还我一个清白。”

毛洪福会在每一年清明节和祭祀的时候,专门为郑剑飞烧纸,向远方的他送去祈福,“希望他在天之灵,保佑找到真凶,还我的清白,也让他安心。”